复读抗日战争·国民政府部队怎样谎报苏联出兵东北战况

石牌保卫战中的战绩数据差别很大。

台儿庄大会战中的谎报

抗日战争中,为了更好地激励人心提升人心,国民政府官方网会误导自身的战况,与此同时把自己的损害出现缩水报导。长此以往,这般宣传策划的战果就长期留到大家心中中,变成“铁案”。这类宣传策划在国民政府的抗日宣传策划上是不计其数的事儿。

例如,最突出的是台儿庄大会战的战绩。

台儿庄大会战完毕后,李宗仁向蒋介石汇报的歼灭总数是2万余名,曾任国民政府政治工作部第三厅厅局长的郭沬若还记得这一数据是“本次作战敌伤亡2万多的人,虏获自动步枪一万多枝,轻机枪931挺,步兵炮77门,装甲战车40辆,火炮50多门冰箱”,而当蒋介石向外公布告捷时,数据信息变成:“是役敌伤亡三万余众,我查获自动步枪亿元枝,轻轻机枪九百三十一挺,步兵炮七十七门,重型坦克四十辆,火炮五十余门,俘敌成千上万。敌板垣及矶谷师团主力军已然一不小心击溃。”

而实际上呢?日军层面记述的参加军队伤亡数量为11984人,在其中阵亡2369人,其他为战伤。这一数据或是非常可靠的。

日军记述的11984人的伤亡是参加的矶谷和板垣2个步兵团包含滕县之战.临沂市之战和台儿庄之战以内总全部大会战的损害。在其中台儿庄之战的状况,我们在《重读抗战》第二十七其中经历确立的分析。台儿庄大会战中参加的日军并不是矶谷与板垣2个步兵团所有,只是各由在其中一部分构成的“濑谷大队”和“坂本大队”。

在滕县.临沂市两战以后,参加台儿庄之战的,仅有矶谷师团军力六个步兵团中队.十三个炮兵大队和2个盔甲大队,兵力近万的“濑谷大队”和板垣师团军力四个步兵团中队.2个炮兵中队,近4000人的“坂本大队”。兵力但是14000多的人,扣减滕县和临沂市两个的损害,台儿庄一战日军伤亡如在7.8000人,占其兵力一半以上,的确是巨大的损害。但按李宗仁注水后的数据,台儿庄之战参加的日军必须 每个人死一次半,如按蒋介石公布的数据,日军得每个人死2次方能达到。

而中国部队的损害,是五万余名。依照李宗仁的汇报,与日军互换比约2.5:1,做到淞沪抗战的水准,这针对以山寨货军队占多数的五战区而言是不太可能的。而依照蒋介石公布的,则.做到1.7:1,这显著是更不太可能的。台儿庄之战的互换比最后约5:1,较为合乎那时候彼此的战斗力比照。

但夸大其词谎报的战绩在推广上的杀伤力是不言而喻的,七七事变至今,中国部队应对日军一败再败,这时在前沿阵地上产生了一传一次击溃日军三万的“告捷”,针对全面抗战暴发后一直就到兵败泻气信息的中国人而言,其鼓励实际意义确实是无法想象的。

而针对国民政府而言,宣传策划的目标不仅包含中国的群众,谎报战况宣扬“完胜”也有做给同盟国https://www.qwhtt.top/看的要素。

鄂西会战中的谎报

典型性的如1943年石牌保卫战。

国民政府公布鄂西会战中日军激发武汉会战主力军第十一军和第三.第十三.第三十九步兵团,共十万人,陆海空立体式攻击石牌。中国部队调十五万人陆海空应战。石牌保卫战历经一月半。师部新闻发言人称:鄂西五月四日至六月卅日战争猛烈。日军伤亡五万五千八百七十名,在其中被俘虏者四十八名。宝箱甚多,计获自动步枪六百四十枝.加特林机枪卅挺.高射炮十尊.军马三百余匹。又击毁战机三架.击毁日军河道船只十艘。而中国部队仅伤亡一万余人。

换句话说石牌保卫战中彼此的互换比实现了令人震惊的1:5.5,彼此战斗力发生了本质反转?

实际上,这压根是国民政府谎报的。

据石牌保卫战一线名将第18军18师总参谋长的赵秀昆追忆:

“1943年5月中下旬,(日军)向湘江龙洲湾的18军防御的碑石交通要塞攻击。六战区尽其所有军力,支援十八军,但无法阻拦住日军进攻。……蒋介石急令六战区留11师坚守碑石交通要塞,其他均后退到茅坪.野生关一线,机构新的抵御。18军18师在撤离中发觉日军早已趁夜全程撒离,向师长方天汇报……(我)立即以电話汇报军令部。蒋介石收到汇报后惊喜万分,命军令部次长林蔚立即以电話告18军师长方天,疏忽:你们此次 打过一个大大仗,世界各国危害都非常大,老头儿很高兴,标示要倍加宣传策划,奖励有功功率士兵,并开裂补报有功功率名将名字,包含总参谋长以内。按一般程序流程汇报战况赶不及,你们速拟一简略战况用电話立即签到军令部。方天令我亲拟战况,肆无忌惮浮夸,军令部更进一步编造.浮夸,这就产生了6月3日重庆市《中央日报》及其各种报刊的‘鄂西告捷之通过’的战况报导:‘据军委会发布,本次敌寇第十一军向我鄂西长江三峡侵略……中国军队以碑石交通要塞为枢轴,诱敌至交通要塞地区,我统领则特颁手令于交通要塞守备部队诸名将,明确为此为在我国之史达林格勒https://www.qwhtt.top/,为聚歼日寇之唯一好时机,限令全体官兵坚守交通要塞……敌方屡以聚集军队向我交通要塞决死猛击,我守备部队待其陷入我火网以内之后,给予所有击溃,使之无一生还。积尸之多,仅北斗定位系统冲一地者既有二千三百具别的交通要塞周边各阵营之积尸,这时均没有时间统计分析。……统计分析自十八日迄今,敌方伤亡总数最少三万人之上,并据目击称,连日来敌伤员运到宜都已达数万人。连日来我勇敢航空兵会与美军,与此同时以中队红警快捷键机群使出其全新的主力阵容,帮助追捕,成效巨大。’在其中除‘仅北斗定位系统冲一地者既有二千三百具’就是我信笔虚构外,其他敌方兵力和什么蒋介石手令,全是军令部编造的。就18军正脸来讲,日军最多应用上三四千人军力,却夸大其词为2个步兵团,把对手伤亡夸大其词为数万人,更无法是客观事实。”

全部作假全过程清晰搞清楚。那蒋介石为何要虚构这一“完胜”呢?赵秀昆对于此事也进行了表述:“我做为那时候战斗的被告方,觉得(蒋那么做)是鼓励部队早已极其消沉的斗志,对于其他作用,那时候都不了解。之后,在六月五日中央社发布的一段信息中,才知道蒋介石有心夸大其词战绩也有恳求美援的功效。这条新闻的原稿是:‘(中央社美国华盛顿五日合众电)宋子文科长向罗斯福总统汇报华军在宜都周边战胜日军之通过,并谓本次华军告捷时,系第一次得到航空兵之保护,足见有航空兵参加,实大不一样。’”由此可见,蒋介石编造“告捷”,也是有相互配合外交关系向同盟国展现战斗力而求得到大量救助的目地。

但这招失败了。那时候驻美劝谏的宋子文向蒋介石收益,美国压根不相信“鄂西告捷”的数据信息,并且宋子文还觉得,那么虚报的数据信息,有知识的人都不可能信:

“文(宋子文)意:稍具基本常识的人,必觉己方如仅获这般极少数宝箱,对手绝无五万余人之伤亡。以世界各国战争常例分辨,敌军伤亡不可以超出五千人。并不奇怪美国军队部及史梯威不相信鄂西战争之猛烈,更不相信对手本次有威逼陪都之妄图,而证实文之前向师部及https://www.qwhtt.top/每个人上述鄂西战绩,为虚假不绝。窃查己方国防宣传策划之孩子气,已非一日,通常以任情视之。且其汇报危害政府部门之威信和权威高于对手之宣传策划,其效应相当于第五纵队参与工作中。文意味着钧座外派三年中间,工作中受其危害殊深。是以恳求钧座进一步调节,以干练工作人员组织国防宣传策划。欠缺基本常识者,仅授以宣传策划考试大纲多条绝不允许改正此类不正确。务乞赏赐需注意为祷。”

蒋介石的这一招,此次 踢上不锈钢板。

那麼此次 “告捷”的实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彼此互换比也是多大呢?

1943年6月15日,六战区司令首长陈诚向重庆市拍发了一封密电:“……是役敌伤亡约3万,尸体累累的可数,伤毙骡马3千余头……我伤亡自滨湖新区战斗至鄂西会战约4亿元人……”,敌伤亡3万是夸大其词,但陈诚的密电中表露了国民政府层面部队伤亡是4亿元。而中国台湾国防安全研究所撰写的《抗日战史》终认可是役日军“巨魔伤亡五千众”,则此役彼此互换之比8:1,也合乎那时候中国和日本两军战斗能力比照。

Related Posts